版权所有:大连盐化集团有限公司  

备案号:辽ICP备15015143号

联系电话:0411-85222055、0411-85206517

邮编:116309

联系邮箱:提供添加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金普新区复州湾街道兴湾街38号

联系我们:

0411-85206693

业鹾早退鹾亦早的青口盐场(二)

浏览量

发布时间:2016-01-07|发布者: 大连盐化集团|栏目:盐史趣谈

业鹾早退鹾亦早的青口盐场()

文章来源:连云港市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唐后期代宗(762——779)时,刘晏任东南盐铁使,极其重视发展南方海盐,他所设立的十监四场,淮南有海陵监(属扬州)、盐城监(属楚州)二监,专门管理食盐的生产和收购。而淮北的涟水场也只是专司淮北盐的接收、转运,未见有淮北盐区设立生产管理机构的记载,那只是因为淮北之最北干于及山东等北方盐区曾经由第五琦与刘晏分域管理而已。《干于县志》载:到了宋代,官府于天禧(1017——1021)末在怀仁县洛要镇置洛要盐场。《江苏省志?盐业志》也如是说,并说与此同时,淮北还置了板浦场、惠泽场,统称海州三场。《宋史?食货志》载:淮北三场年额产盐47。7万担。限于资料不全,无法知其时洛要场的年生产能力。史料称宋代产盐机构有三:大者为监,中者为场,小者为务。作为淮北见诸史料文字为最早的三场之一,洛要场其时规模与板浦场、惠泽场相较不会很悬殊。金、元都无干于县盐产记载。明至清末,也只能从《江苏省盐业志》、《干于县志》、《青口盐场志》搜集到零星数字。明洪武二十三年(1390),临洪场(金时新建此场取代了洛要场)产盐31889引(每引重200斤),为6377800斤。明正德七年(1512)增设了兴庄场,干于县境盐产增加。明天启六年(1626)临洪场产40936引,为8187200斤,兴庄场产21580引,为4316000斤,合计12503200斤。清雍正六年(1728),临洪场、兴庄场合并为临兴场,本年产43989大引(每大引重400斤),为17595600斤。清嘉庆七年(1802)至道光十二年(1832)30年间,临兴场年额产均在87978引上下,为35191200斤左右,陶澍进行票改后,产量还有上升。清乾隆元年(1736)后,淮北有板浦、中正、临兴三场,三场格局一直持续到清末民初济南场建立才被打破,有了四个盐场。从能搜集到的关于临兴场的全部数据看,在清嘉道年间,临兴场年产基本都高于中正场。咸丰年间临兴场无产量资料可考。从同治朝开始,临兴场产量又几乎都降至淮北各场之末端。但历史不能不说的是,干于县境盐区于清道光十二年(1832)陶澍在淮北推行废引改票改革中,却是着实助了两江总督兼理两淮盐政的陶澍陶大人的一把力。就在票改取得成功、淮北盐畅销之时,出现超过年产量的盐产预卖、盐价骤贵数倍、垣商负票而逃、票商折亏停运时,已调任无锡县知事的谢元淮,受陶大人委派专办青口盐票改,创办“归团挂号”、“令民贩自稽晒扫”之法,盐产逐日悉数归入公团(“团”为堆储盐的地方),不得私储,团长如数报官,杜绝了灶民私储私卖,故而无灶与商之间的私下涨价预卖,稳定了票改,此法被陶大人引用至全淮北,终使准北盐区废引改票完全成功,而成为十八年后淮南和其他盐区实行票改的标杆和榜样,也载入了光绪《两淮盐法志》长世流传。

二、两个独特于两淮其他盐场的地方

最先承接了海盐晒制技艺。《明史?食货志》说:“淮南之盐煎,淮北之盐晒。”淮北晒制海盐究竟始于何时,如何兴起的,这方面未见有史料充分而系统地载述。但盐史界普遍确认利用太阳光照晒制海盐不会早于宋元时期。《金史?食货志》记载,金大定二十三年(1183),山东博兴盐民李孜“收日炙盐”案。《中国盐业史》评价说:就中国海盐晒制法史料性看,李孜“收日炙盐”“毕竟是较早的记录”。淹没在史料中的“收日炙盐”四个字,向后人透露出大量的盐业信息,有私收日炙盐,必有生产日炙盐,亦即金时海盐晒制可能不是成规模的生产,但肯定是在山东盐区有了尝试。正如胶州半岛煮海为盐功成于世利之于人以后,就传播到了鲁南苏北一样,海盐晒制技艺必也先在发源地尝试、成熟,同时沿着海岸、顺着“卤气”传播到淮北盐区,限于当时社会人文及科技水平,这种传播过程也必定是浸润式的而非跳跃式的。淮北盐区中最靠近山东盐区的干于境内的灶民则较淮北其他盐场,要先行感知、学习、实践这种生产技艺就是很自然的了。

隶属多变终归(江)苏淮(北)。今之干于县境,是产盐古地。综观青口盐场建置沿革,其建制调整之频繁,归属动荡之跨度,分分合合之次数,冠于两淮各场。唐时淮盐区无组织建制记载,只是肃宗时第五琦任江淮租庸使与山南五道度支使时创立盐法,灶户产盐由官府收买,灶户户籍只属盐铁使衙不隶地方州县,今干于县境灶户产盐归于海州东海监收买。宋代从中央到盐区都建立了盐务管理机构,从诸道(行政大区)以下,有监——场——务三级,朝廷委派场官,司督产、收、销三职。北宋天禧年间怀仁县置洛要盐场后,作为产盐灶户的集合体就形成了,由场官领导。金章宗明昌五年(1194),因黄河夺淮入海致海滩涂变化,废洛要场,新建临洪场。金朝时,海州盐区属莒州盐司,临洪场与板浦场、独木场均为海州地区三个盐场,设有管勾、同管勾、督监、监同等官。就其所在地而言,青口盐场是在临洪场基础上发展演变而来。元朝时临洪场与两淮盐区其他27场(元末两淮共有29场)属两淮都转盐运使司(驻扬州),场设司令一员(从七品)、司承一员(从八品)、管勾一员(从九品)。明朝时,临洪场属两淮盐运司淮安分司。明正德七年(1512),干于县境增设兴庄场。场官基本沿元而设。清顺治十八年(1661)始,因恐明朝郑氏反清复明势力侵扰,实行裁海政策,云台山都被禁为海外。康熙元年(1662),临洪、兴庄二场因此被废。至康熙十八年(1679)复设临洪、兴庄二场。雍正六年(1728)临洪、兴庄二场合并为临兴场。场官为大使(正八品),另有攒典、书役等。乾隆二十八年(1763)因两淮盐运司淮安分司北移海州旋改为海州分司,临兴场与淮北各场均隶之。民国元年(1912)设海州总场,临兴场等淮北各场均设场长。民国七年(1918),临兴场改称青口场。民国二十二年(1933)九月,山东日照涛雒盐场合并到青口场,同时有山东董家滩、廒头、安东卫各盐场亦归其管辖,新名为涛青场,由此划定山东日照、临沂、郯城、沂水6县为山东、江苏二省盐并销区域。民国二十九年(1940),八路军在干于县境4处新铺盐滩12份,534亩。1942年,山东军区在干于县境铺设盐滩323份,403公顷。1945年,山东省工商局在干于县境建设盐滩163份,220公顷。1948年,干于县划归山东省管辖,青口盐场归于1949年1月1日成立的山东省盐务管理局领导。1953年1月起,青口盐场由山东省交江苏省管理,未纳入淮北盐务管理局体系,属干于县地方国营盐场。1956年1月1日,地方国营青口制盐场划归江苏省轻工业厅领导。1958年5月,青口盐场行政交由干于县领导,生产运销业务由淮北盐务管理局领导。1964年9月,地方国营青口制盐场移交轻工业部淮北盐务管理局领导,更名为淮北盐务管理局青口盐场。至此,青口盐场与淮北盐区另7个制盐场并列为江苏省八大国营盐场。

干于县地从煮海为盐落地生根,到建置盐场成立,其建制、场名屡有变迁,更迭演变之中总在贯穿一些东西,或是因时而生因机而变,如煮海初始及随海势迁移;或是政治需要废、兴起落,如裁海而废、复海复生;或是管理体制使然几易山头,如在苏、鲁之间及国家、地方之间调整归属关系;等等。但至少有两点是肯定的,一是其所创造的经济价值总是没有被轻视过,二是最终归属于淮盐大家庭,也壮大了淮盐的力量。